标签: 标准铅球直径

河北体育局招教练条件铅球奥运前三纵观国内似乎只有巩立姣符合

No Comments

这几天,巩立姣很火,不是因为奥运奖牌,而是河北省体育局田径运动中心,发出了一份招聘公告,招聘公告中显示招聘一位专技教练员,条件要求你本科以上,优秀运动队服役6年。这都没啥,关键是最后一句“获得铅球奥运会前三名”。

啊!这条件,已经不是用苛刻能来表达的,因为目前来说国内铅球奥运前三名只有东京奥运会女子铅球冠军巩立姣一人。分明就是一个萝卜坑啊。

对于优秀的奥运运动员,提供比较好的出处没什么问题,但是走形式归走形式,这样公布出来看似公正,却又说明了不公。

我想网友都不反对她任职,为国争光的运动员应得的待遇,没毛病。但是很多网友反对的是这种。直接特聘就可以了,体育局的事业编制,走人才引进不好么?明晃晃的金牌在巩立姣脖子上挂着呢?谁也不会说什么,这么一搞,反而让大家觉得挺奇怪,萝卜招聘啊。

支持归支持,有网友也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如果这样搞萝卜坑的话,未来影响到的反而是招聘公正性,未来会不会有很多裙带关系通过类似的萝卜坑进行招聘呢?都说不好。

有网友说:支持程序正当,虽然大部分人都认为是合理的萝卜坑,但不能坏了规矩,考试是必行,不能让投机分子有漏洞可钻。

原来写过萝卜坑的文章,本来那些萝卜坑大致的特点就都是在一些不起眼岗位上,怕被人发现,然后还搞比较多的限制条件。为什么呢?

因为萝卜岗的目的在于进入就可以,其他的职位、部门可以通过后期再进行运作调整,热门的关注的人比较多,反而容易被发现。萝卜坑说实话都是很低调的。像河北体育局给巩立姣搞的这一出,未必萝卜坑的认知啊。

萝卜坑其实都挺隐蔽的,让人难以发现,至于应聘中大家还是不要考虑自己报考的岗位是不是萝卜坑,因为咱们也很难知道。起码越来越公平,而且近年来招聘中的岗位设置水平,并不容易分辨,考好了尽自己的努力才是关键。想别的没用。

2017年-2021年各省市非标准口径的税收“净贡献”

No Comments

先来解说一下税收中各税种的情况及一些税收财政类的概念性知识,否则看到下面的表格会不太好理解。

增值税:包含营改增增值税,属央地共享税,常规情况下,中央政府分享50%,入中央库;地方政府分享50%,入企业所在地的地方库。但在其中还有些特殊的情况需要说明:

1、铁路建设基金营改增增值税被定为中央政府固定收入,入中央库,并且不计入地方总财。

2、海关代征中进口环节增值税被定为中央政府固定收入,入中央库,并且不计入地方总财。

3、2019年9月1日之前,留抵退税中央与地方各自承担50%,对地方自留部分与上划中央部分的计算还是平衡的;之后实施留抵退税新政,中央承担50%部分不变,地方承担50%部分发生了变化,15%由企业所在地分担,35%由各地按增值税分享额占地方分享总额比重分担,该比重由财政部根据上年各地区实际分享增值税收入情况计算确定。具体操作时,15%部分由企业所在省份直接退付,35%部分先由企业所在地省级财政垫付,垫付少于应分担的部分由企业所在地省级县财政通过“调库”方式按月调给中央财政,垫付多于应分担的部分由中央财政通过“调库”方式按月调给企业所在地省级财政。

举个例子说明一下,假设某省份本年收取增值税1100亿,退税100亿,则实收表现为1000亿,按之前算法流程为:中央与地方先各自分享550亿,退税又各自承担50亿,最后变成央地各自分享500亿,都是对等的,对于地方自留部分与上划中央部分的比例没有影响;按之后算法流程变为:中央与地方先各自分享550亿,中央承担50亿退税后变成500亿,而地方先承担15亿,垫付35亿,暂时也是表现为500亿,但后面这个35亿会发生三种情况,少于等于和多于。如果是等于,那么就跟之前一样不影响比例;如果是少于,假设少10亿,也即只需承担25亿,但已经垫付出去35亿了,故中央财政需退回10亿,即:中央变成500-10=490亿,地方财政500+10=510亿,不对等了,反之也是!故不能简单的使用一般预算内增值税乘以2来反推总财内增值税了,切记!

企业所得税:属央地共享税,常规情况下,中央政府分享60%,入中央库;地方政府分享40%,入企业所在地的地方库,但在其中还有些特殊的情况需要说明:

1、国有邮政企业(包括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及其控股公司和直属单位)、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国家开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国建银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海洋石油天然气企业(包括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中海石油(中国)有限公司、中海油田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海洋石油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等企业缴纳的企业所得税(包括滞纳金、罚款等)被定为中央政府固定收入,入中央库,并且不计入地方总财。

2、跨省经营企业总部汇交的企业所得税,60%部分归属中央财政,入中央库;20%部分归总部所在地的地方财政,入总部所在地的地方库;剩余20%部分属于待分配收入,暂时入中央库,等待财政部进行分配。最终的地方自留要以实际分配为准,同时需要调整相对应的上划中央部分,因为这部分也会影响地方总财的计算。

个人所得税:属央地共享税,常规情况下,中央政府分享60%,入中央库;地方政府分享40%,入缴纳所在地(包含代缴)的地方库。20年开始,在财政分配上,凡代缴的会产生2%的手续费,返回给代缴单位或个人,故税局数与财政反推数会存在一定数量的差距,总财内以财政反推数为准。

消费税:不论国内消费税还是海关代征进口环节的消费税,都被定为中央政府的固定收入,入中央库。国内消费税计入地方总财,海关代征中的进口环节消费税不计入地方总财。

车购税:被定为中央政府的固定收入,入中央库,并且不计入地方总财。但本人认为,此项可以计入地方总财,属于地方对中央的贡献!这也是本文下面所提到的非标准口径的由来。

城市建设维护税:铁路及邮政总公司、各银行总行及各保险总公司集中缴纳的部分被定为中央政府固定收入,入中央库。其余部分为地方政府收入,入缴纳所在地的对方库。

资源税:海洋资源税被定位中央政府固定收入,入中央库;陆地资源税为地方政府收入,入缴纳所在地的地方库。

印花税:证券交易印花税被定位中央政府固定收入,入中央库;其他印花税为地方政府收入,入缴纳所在地的地方库。

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耕地占用税、土地增值税、契税、车船税、烟叶税及环境保护税:为地方政府收入,入缴纳所在地的地方库。

海关代征税:包括进口环节的增值税与消费税,由海关的各个关区收取并统计,全国各地交叉报关征税,更多的是计划经济时代遗留的特权口岸进口征税,不太好分清其属地性质,被定为中央政府固定收入,入中央库。

关税及船舶吨税:由海关的各个关区收取并统计,被定为中央政府固定收入,入中央库。

出口退税:由企业所在地的国税局进行退税与统计。这是一项基本国策,以进口收税补贴出口,使自己国家的出口产品在世界上更有竞争力,全世界的国家都这么玩。根据国内出口退税的流程来看,2015年后中央政府几乎全额承担了退税额,地方政府承担的是2014年底的一个固定基数额度。

上级补助:原来包含税收返还+一般性转移支付+专项转移支付,19年将税收返还合并进一般性转移支付,故现在就是一般性转移支付+专项转移支付。

上解上级:应该是分税制以前遗留下来的财政结算体制,包括体制上解与专项上解。这部分绝大多数是按原路返还给上解的省市,有多拿也有少拿,财政部也会根据实际情况留存一些或补贴一些。

1、除车购税外,扣除全部的归属中央税收,因为这部分均属代征或特权性质。换句话说,不是所有上缴的税收都是你贡献的!

2、减去自留税收及净补助,也即:一般预算内税收与上级补助-上解上级,有来有回。

3、若要扣除出口退税,那就需要重新去按属地切分海关代征,而这个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考虑到海关代征总额与出口退税总额大致相当,就当是相互抵消了吧。

下面开始上数据,先是总量数据,20-21年的数据因相应的税务年鉴未出,无法较为准确的解析数据,故为初步值: